【深度】母乳喂养需要跨过哪些坎儿

  △不久前,在陕西省西安市曲江一家商场,一场以“因为爱 所以哺乳”的快闪活动吸引了不少市民围观。高祥斌 陈飞波摄影报道

  母乳是妈妈给新生儿最好的礼物,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之妇幼健康促进行动》继续倡导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 然而,说起母乳喂养,很多妈妈满腹辛酸苦辣: 堵奶、乳头皲裂、乳腺炎,疼痛更是哺乳期间的常事; 假期短、工作忙,难以坚持长期哺乳; 奶量少、回奶快,担心宝宝吃不饱; 公共场所母婴室不足,只能躲在角落或卫生间哺乳; 各类奶粉资讯满天飞,缺乏科学的母乳喂养知识……

  上海市徐汇区的刘兰今年3月“晋级”妈妈。 在儿子出生前,她就坚定了纯母乳喂养的决心。 在5个月的母乳喂养道路上,各种小插曲不断,令这位新手妈妈五味杂陈。 “从最初哺乳时的烦躁、焦虑和疼痛,到现在享受哺乳,有一种大大的被需要感,整个过程还是蛮奇妙的。 ”刘兰说。 “从产检开始,医生护士就一直向我宣传母乳喂养的好处,医院的孕妇课堂也讲了很多相关知识,例如哺乳的正确姿势、如何增加奶量等。 所以,我告诉自己,无论有什么困难都要尽量克服。 ”刘兰感慨道。 和很多母乳喂养的妈妈一样,她在哺乳过程中堵过奶,患过乳腺炎,乳头一度被宝宝咬破,其中的痛难以言表。 宝宝的吸吮是最好的“催乳剂”。 为了“早接触、早吸吮、早开奶”,在刘兰顺产生下儿子后不久,护士就把孩子抱到她身边,指导她用正确的喂养姿势,尝试让宝宝吸吮乳房。 但是由于刘兰天生乳头凹陷,宝宝多次尝试却始终没有完全含住乳头,不停地哭闹。 护士马上用了“六步按摩法”为刘兰按摩乳房,并帮助宝宝增加吸吮次数,刺激乳汁分泌。 忙活了一阵,宝宝终于吃到了珍贵的初乳。 刘兰说,虽然开始哺乳的不顺利让她有些慌乱,但与后来的乳腺炎相比,简直算不了什么。 “宁愿再经历一次顺产的疼痛,也不愿得一次乳腺炎。 ”由于总是堵奶,在哺乳大约4个月时,刘兰患上了乳腺炎。 体温升到41摄氏度,胸前的“大石头”又肿又痛,一点碰不得,连衣服也穿不上。 身体轻轻动一下,都会引起巨大的疼痛。 更要命的是,这样的疼痛持续在加重。 “我这种顺产没打无痛针、没流过眼泪的女汉子,却在排奶时鬼哭狼嚎,哭着喊着‘一秒钟也不想再喂奶了’。 明明痛得不行,还要下狠手把乳汁都排出来,不仅要排,还要勤排。 可是等到乳腺炎好了,我又不舍得回奶了。 ”刘兰说。 很多母乳喂养妈妈还会经历的,就是乳头皲裂。 刘兰的乳头被儿子吸破过两次,痛到不行。 按照护士的叮嘱,一旦出现乳头破损,刘兰便停止哺乳,用吸乳器吸出乳汁,待伤口愈合后再行哺乳。 幸好,当时她另外一侧乳房还是健康的,因此宝宝的母乳喂养一直没断。 刘兰告诉记者,在新手妈妈母乳喂养“打怪升级”的路上,专业人士给了她不少指导。 “现在很多医院、妇幼保健院都有母乳喂养热线,帮助产妇、家庭解决在母乳喂养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困惑。 但如果在哺乳期间发现乳房胀痛、乳房结块、发热等不适,就要及时到乳腺外科门诊就诊了。 ”“辛苦是肯定的,可是回想起那些时光,依然觉得很幸福。 尽管自己痛得满头大汗,但看着小家伙依然在甜甜地吸吮着,吃完奶还会露出满足的笑容,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兰微笑着,眼神坚定。

  “妈妈的喂养姿势要正确,让宝宝的身体贴近妈妈,宝宝的头、颈和身体都要得到支撑,宝宝下巴贴近乳房,鼻子对着乳头。 妈妈将手贴着胸壁,拇指在上方,用食指托住乳房底部,避开乳晕部分……”8月的一天,在吉林省妇幼保健院的孕妇课堂上,护士长正在为准爸妈们普及母乳喂养知识。 一位陪妻子一起听课的男士听得全神贯注,还不时地做着笔记。 他叫王栋梁,已经是一名3岁女孩儿的爸爸,二宝的预产期则在9月中旬。 母乳喂养不单单是妈妈的事情,爸爸的帮助和支持也非常重要。 孕妇课堂下课后,记者采访了这位准二孩爸爸,本来是想聊一聊他的体会,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他的“忏悔”。 “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责任感爆棚的宝爸,哺乳这事儿帮不上忙,所以更加努力地打拼事业,给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其实我做得一点也不好。 ”王栋梁不好意思地瞟了一眼妻子,挠了挠头。 王栋梁的妻子不是全职妈妈,宝宝4个月大时就上班了,好在工作朝九晚五,每天下班后可以回家带孩子。 而王栋梁经常加班,回家时妻子和女儿已经睡了。 女儿1岁以前特别爱哭,虽然王栋梁爱孩子,但也对此有些不堪忍受。 所以,即便是周末,他也经常找个理由,短暂避开一下,找朋友喝喝酒、聊聊天。 王栋梁说,妻子的母乳量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充足,按照医生的说法,随着宝宝的吸吮和膳食营养的调整,母乳量会有所增加。 可是那段时间,他总是怀疑孩子吃不饱。 “有好几次,都准备去冲配方奶粉。 ”为了说服他,妻子用吸奶器将母乳吸出来,放到有容量刻度的奶瓶中,证明奶量是够的。 “母乳喂养需要家人的支持和鼓励,很抱歉,那个时候,我没有做到这一点,甚至是在拖后腿。 ”王栋梁感到特别惭愧。 在王栋梁妻子的回忆中,母乳喂养期间,她最缺少的就是睡眠。 白天带孩子,夜里还要起来几次,给孩子喂奶、换纸尿裤。 有时,她会突然醒来,就是担心孩子饿了或是尿了。 “妻子说,医生告诉她‘妈妈睡眠不够,也很可能导致奶量不足’。 可我总不以为然,有时甚至会说妻子‘怎么变得那么矫情’。 我线个月母乳的大宝道歉,向辛苦的宝妈道歉。 这一次,我一定要当好后勤部长,为妻子做好服务,努力让二宝喝母乳到2周岁。 ”王栋梁说。

  结婚8年,南京市的夏女士和丈夫一直都期盼有个孩子。 去年年底,女儿的出生让他们得偿所愿。 可是,女儿却是个早产儿,胎龄仅有7个多月。 “出生后我连仔细看一眼都来不及,孩子就被送进了保温箱。 ”一想到女儿没有妈妈的怀抱,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保温箱里,夏女士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孩子已经早产,营养更要跟上。 ”夏女士说。 医生告诉她,对于胃肠道未发育成熟、消化吸收能力不足、免疫力较弱的早产儿来讲,母乳不仅是提供营养的食物,更具备“治疗”功效,是挽救生命的“良药”。 于是,夏女士每天定时挤出母乳,准时准点地让孩子爸爸送到护士手中。 后来,孩子情况稳定了一些,医生便建议夏女士尝试袋鼠式护理。 也就是,妈妈或爸爸像袋鼠一样将宝宝拥抱在胸前,保持皮肤与皮肤的持续接触,让宝宝感受到妈妈或爸爸的心跳和呼吸,从而使宝宝有安全感。 按照医生所说,夏女士在女儿出生第30天做起了袋鼠式护理。 效果出奇的好,原来需要护士按摩才能排便的宝宝,在袋鼠式护理后的第3天可以自行排便了。 夏女士感觉女儿几乎天天有变化,而她分泌的乳汁也多了起来。 经过近百个日夜的精心治疗与细心呵护,夏女士女儿的健康状况有了喜人的变化: 体重从600多克增加到2150克,身长从25厘米长到40多厘米,各项生命体征稳定,经口喂养奶量每次约60毫升,达到出院标准。 看到宝宝越来越健康,夏女士一家别提多开心了。 夏女士说,由于早产,女儿长得比其他孩子慢一些、小一些。 医生告诉她,只要坚持母乳喂养,定期复诊,“不会有大问题”。 可没想到,家里其他人尤其是婆婆并不这么想。 孩子刚过了5个月,婆婆就时不时念叨着: “孩子长得这么小,一看就是营养不够,赶紧换奶粉吧。 ”“母乳真的是妈妈给宝宝最好的礼物,现在宝宝长得已经基本追赶上了足月出生的孩子。 我也想对在各种谣言和质疑中摇摆不定的母乳妈妈们说,只要你坚持,那就排除干扰,无论你承受了多少次孤军奋战的辛酸,经历过多少个憔悴不堪的不眠之夜,相信我,这将是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坚持。 ”夏女士说。

  产假结束回归职场后,坚持母乳喂养就更难了。 李颖是北京市某医疗机构手术室的一名护士,休完产假回归工作后的种种压力让她差一点儿放弃母乳喂养。 上班后,李颖成为“背奶妈妈”,每天凌晨5点多起床吸奶,给宝宝备足白天的新鲜口粮。 手术室的工作节奏很快,李颖经常想不起喝水,吃饭也是匆匆几口,刚空下来想吸奶,病人来了。 很快,李颖的奶量急速下降。 身为护士的她深知母乳的好处,很担心这样下去奶妈生涯会就此结束。 李颖说,护士长和一起搭班的同事看出了她的焦虑,经常提醒她多喝水,多吃高蛋白、高钙的食物,让她注意劳逸结合。 同事们知道她在吸奶,病人来了,都会主动替岗。 吸出的奶可以储存在医院专门为女职工哺乳准备的冰箱里,下班带回家做宝宝的口粮。 慢慢地,李颖的奶量又提高了,心情也慢慢开朗起来。 “就这样,母乳喂养我坚持了一年,同事们还经常鼓励我,让我继续坚持下去。 在应对各种状况的过程中,我逐渐成长了,慢慢成为一个有担当的母亲。 ”李颖笑眯眯地说。 李颖说: “除了自己坚持和身边人的支持,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能给母乳妈妈‘一平方哺乳室’。 ”有一件事,至今令她感触颇深。 产假期间,好久没见的朋友约李颖去逛街散心,可是刚到商场,孩子就哇哇大哭起来,似乎是饿了。 从商场服务人员处得知,商场没有设立哺乳室,厕所又不卫生,她只好赶紧找个楼梯的拐角处给孩子喂奶。 不巧有几个人经过,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为了孩子,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喂奶,可是那种感觉让人难受极了。

  根据《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和《国民营养计划》,到2020年,我国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应达50%。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纯母乳喂养率仅为29.2%。在提高母乳喂养率面前,还有许多障碍要突破。

  “纯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爱婴医院发展基金管委会副主任丁冰说,母乳是婴儿最理想的天然食物,可以提供婴儿健康发育必需的全部营养,“母乳喂养不只是填饱肚子那么简单”。 相关研究显示,母乳喂养的时间与奶量跟孩子的认知能力、情感交流能力等正相关。 此外,坚持母乳喂养对新妈妈也有好处,比如促进产后体重下降,降低卵巢癌、乳腺癌、子宫内膜癌等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的发生率等。 对早产儿、严重感染患儿、手术后患儿、牛奶蛋白过敏导致严重营养不良的患儿以及肿瘤放化疗患儿来说,母乳不单单是口粮,更是“药物”。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母乳库负责人、临床营养科主任刘喜红介绍,早产妈妈的乳汁里除含有大量的抗体、生物活性成分外,还含有较多的蛋白质和矿物质,更利于早产宝宝的快速生长; 另外,早产妈妈的乳汁中含有多种生长因子,能促进宝宝肠道的生长和成熟,减少喂养不耐受,减少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感染等问题发生。 对于患病婴儿母亲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哺乳的情况,自2013年起,广州、南京、上海等地已经陆续建立了一些母乳库。 刘喜红说,根据患儿的病情,医生会开具相应处方,将母乳库的母乳免费提供给患儿使用。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倡议,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施行最佳的母乳喂养,每年可以预防82.3万多名儿童和两万名母亲死亡,并减少每年约302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宝宝出生后尽快母乳喂养,6个月内应纯母乳喂养,最好母乳喂养到孩子两岁以上。

  妇产科专家、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原院长段涛教授认为,导致我国纯母乳喂养率偏低的原因之一,就是社会对母乳喂养的认识不足,以及缺乏针对母乳喂养难题的有效解决方案和配套措施。 作为妇产科专家,段涛非常重视健康科普,坚持每周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撰写发布相关科普文章。 在他看来,公众对母乳喂养存在不少误区,包括认为“母乳没那么好”“牛奶、配方奶粉等母乳代用品可以完全替代母乳”,以及对母乳喂养的困难准备不足等。 “对很多新手妈妈来讲,产后头三天的母乳喂养其实是非常大的挑战,可能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母乳不足等。 如果事先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很可能一下子就手足无措了。 实际上,一般经过产后头三天,后面的母乳喂养过程就会比较顺利。 ”段涛说,很多人认为母乳喂养是自然而然的,而事实上,新妈妈在产后初期可能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困难,所以需要做好相应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 专家指出,应通过进一步加强对母乳喂养知识和技能的宣传,提高公众对母乳喂养知识的认知。 医疗卫生机构应发挥核心作用,为婴儿母亲提供从孕期、分娩至产后的全方位的母乳喂养宣教和专业技术支持。 爱婴医院是保护、促进和支持母乳喂养的重要阵地,我国已有7000多家爱婴医院。 据丁冰介绍,根据《爱婴医院复核标准(2014版)》要求,爱婴医院全体员工都应在岗前、入职及在职期间接受母乳喂养专业培训。 为提高我国6个月纯母乳喂养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爱婴医院发展基金近期组织开展了爱婴医院母乳喂养专业培训项目,免费为爱婴医院医务人员提供《促进母乳喂养成功10项措施——爱婴医院母乳喂养指导20项知识与技能培训》视频课程,采用“互联网+”培训模式,让基层妇幼健康工作者零距离接受权威专家的指导。

  假期保障对推动母乳喂养非常重要。 相关研究发现,获得了6个月或更长产假的妇女,在婴儿出生头6个月保持母乳喂养的概率高出至少30%。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也明确指出,产假较短制约继续母乳喂养。 调查发现,86%有带薪产假的婴儿母亲可休产假不足6个月。 在6个月内已经恢复工作的母亲给孩子断奶或添加配方奶粉及其他辅食的可能性,显著高于没有恢复工作的母亲。 工作场所设施不能满足母乳喂养的需求。 32.8%正规就业的婴儿母亲没有享受到每天1小时的哺乳时间。 此外,《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强调,父亲的态度对母亲纯母乳喂养行为的影响尤其重要,那些得到爸爸支持的家庭,6个月内婴儿的纯母乳喂养率显著高于不支持母乳喂养的家庭。 爸爸的作用有多重要? 以成功母乳喂养而闻名的越南为例,一项研究表明,父亲参与母乳喂养,使越南北部地区早开奶率从40%倍增至81%。 父亲的参与包括学习母乳喂养知识,接受健康机构培训和辅导等。 目前,我国产妇的假期主要由产假和计划生育奖励假组成。 国家法定的产假为98天,《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的生育奖励假,具体时长由省一级立法规定,各省情况不一。 其中,有6个省市达3个月,15个省市为两个月,9个省市仅有1个月。 也就是说,只有6个省市可以保障6个月假期。 此外,多地的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也规定了男方有陪护假或护理假,一般为15天~30天,但落实情况并不乐观。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为保障母乳喂养,应完善产假制度的相关立法,从国家法律层面将产假延长至6个月,为婴儿母亲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提供更好的制度保障。 同时,应采取相关措施积极鼓励工作单位为母乳喂养提供支持,例如设立哺乳室,允许哺乳期女职工有弹性工作时间和弹性工作方式,以充分保障哺乳期母亲在恢复工作后能够继续母乳喂养。 此外,提高父亲的陪护假期并使之落地也是努力的方向,国际上已有相关的立法可以借鉴,如美国规定父母均有12周的儿童照顾假,瑞典规定父母均有6个月产育假期等。

  6. 除非有医学指征,否则不要给母乳喂养的新生儿提供母乳以外的任何食物或液体。

  10. 出院协调,以便父母及其婴儿能够及时获得持续的支持和照护。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和记娱乐网址